前协信远创CEO佘润廷离职次日车祸身亡 事故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李贝贝 上海报道
  5月3日早间,前协信远创集团总裁佘润廷被曝于5月1日晚间因车祸不幸离世。由于佘润廷刚刚在4月30日办理了离职手续,这一噩耗引发了一些议论。有市场消息称,佘润廷选择离职的根本原因是协信内部管理层及投资人丰隆集团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且其本人还有上亿元的担保与协信有关。对于这些猜测,重庆协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信集团”)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逝者安息,“此事仍处于调查中”。
  地产圈明星经理人不幸离世
  前协信地产总裁佘润廷的年轻生命,在这个五一节遗憾画上了句号。
  5月3日早间,有自媒体称,佘润廷于5月1日晚间因车祸离世。其后不久,上海广播电视台电视新闻中心机动新闻部副主任宣克炅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公布了该事故相关情况。
  据宣克炅公号,5月1日17时许,上海警方接报警称:上海某路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接报后,民警迅速到场处置。经调查,系佘某某(即佘润廷,男,39岁)驾驶一辆小客车先后与一辆洒水车及小客车发生碰撞,事故造成佘某某当场死亡,3人轻微伤。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悉,事故发生后,民警、120急救人员、消防抢险人员、清障人员等赶赴现场处置,抢险人员对严重变形的车辆进行破拆、并将被困的黑色宝马车司机(即佘润廷)救出,但最终确认不幸身亡。
  综合报道显示,一位女性目击者表示,事发当时,她发现有一辆黑色宝马车停在机动车道上,她在后方行车时停了下来,出于好意敲窗进行提醒。而车主经她提醒后,立即启动向前飞奔出去,直接撞上了前面一辆大型洒水车,佘润廷本人当场死亡,该女士所驾的车载行车记录仪则记录下了该起车祸的全过程。
  公开资料显示,佘润廷于1982年出生,2004年从同济大学毕业后便以管培生身份进入万科。在万科的8年间,佘润廷曾担任温州、上海区域的总经理等职位。彼时有报道称,在2011年在万科40逾名高层干部中,佘润廷是年纪最轻的区域总经理。哪一年,综合万科城市总经理及总部部门副总经理级别以上的高层干部的平均年龄为39.1岁,而佘润廷则年仅29岁。
  2012年9月,佘润廷离开万科,担任协信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协信远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投资副总裁及其上海区域总经理;2017年,佘润廷加入新力集团,担任副总裁职务,分管投资、营销、运营等关键部门。
  2020年5月底,佘润廷回归协信集团担任协信远创集团总裁一职,全面管理协信日常经营。而从回归协信到再次离开,前后不足一年。
  协信地产仍处“艰难时刻”
  由于佘润廷在身亡前一天刚刚办理了离职手续,这起不幸事件引发不少议论。佘润廷不幸离世的消息传出后,有市场消息称,佘润廷选择从协信离职的根本原因是,协信内部管理层及投资人丰隆集团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且他本人还有有上亿元的担保与协信有关。
  对于上述猜测,5月3日下午,协信集团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对于佘润廷的不幸离世感到非常遗憾、悲痛,希望逝者安息。目前,“此事仍处于调查中”,对于其离职原因及公司当前运营情况,该负责人婉拒了记者的提问,认为“事件尘埃落定后再谈比较妥当”。
  据协信控股官网资料,作为协信控股旗下的主要地产平台,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信远创”)在2020年与同属协信控股旗下的启迪协信合并成为“协信地产”。目前协信地产在不动产领域开发面积逾1700万平方米,累计开发房地产项目70余个,战略土地储备逾1400万平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因债券到期未能兑付、一年内近30亿债券到期、股东被传出拟转让股权等,今年以来,协信地产不断传出“爆雷”之说。
  上交所于今年2月23日公开的《重庆协信远创实业公司关于主体及存续期债券信用评级发生变化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显示,经协信远创初步统计,其2020年实现全口径签约销售金额约180亿元,同比下降约15%。
  另据上交所公开信息,今年2月8日、3月1日,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主体以及包括“18协信01”债券在内的5只债券信用等级先后被联合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2次将下调至AA-、A,下调原因是“公司项目储备构成中办公、商业占比高,住宅类产品占比较低,去化周期偏长”。
  3月中旬,因“18协信01”债券未能如期兑付本息,协信远创被推上风口浪尖。之后,协信集团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18协信01”利息已经支付,“本金兑付正在积极努力”。
  不仅如此,据上交所公开信息,协信远创目前尚处存续期的债券共有3只,分别为“16协信05”、“16协信06”及“16协信08”,余额分别为5.61亿元、8.38亿元及5.4亿元;到期日则分别为5月12日、7月14日和9月27月,集中兑付压力较大。
  彼时,面对即将到来的偿债高峰,协信集团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强调,“公司团队会努力筹措,保障之后的兑付”。该负责人没有否认“集中兑付压力大”的说法,面对即将到来的偿债高峰,其表示:“公司团队会努力筹措,保障之后的兑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彭佳兵